| 发电企业

请登录

注册

火电:如何破解环保改造之困?

2013-09-22 16:26:06 国家能源局
A A
EP电力信息化网记者李东波报道:2013年春天,雾霾天气一次次拨动着国人脆弱的神经。 PM2 5从一个陌生的词汇变成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在巨大的环保压力下,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减排新政出
        EP电力信息化网记者李东波报道:2013年春天,雾霾天气一次次拨动着国人脆弱的神经。         “PM2.5”从一个陌生的词汇变成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在巨大的环保压力下,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减排新政”出炉——对《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进行修订,火电行业的环保门槛大大提高。
        当前,低迷的煤价似乎给了火电行业一个“翻身”的机会,但新政带来的环保改造压力随之而来。火电确实有污染,但其污染程度也有可能被过分夸大。火电承担了我国大部分电力供应任务,在短期内实现大规模环保改造,初衷虽好,但操作起来存在较大风险,难度也颇大。
新政引发“蝴蝶效应”
        在雾霾天气的倒逼下,整治大气污染的政策组合拳陆续出击。
        在2月19日召开的环保部常务会议上确定,自3月1日起,将原有重点监控的范围扩大至19个省4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核心是对火电、钢铁、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六大重污染行业实施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令。按照标准,自2014年7月1日起,现有火力发电锅炉及燃气轮机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气黑度必须达到排放标准。
        标准公布后,国内火电厂将投入对火电机组大规模烟气脱硫、脱硝设施的改造工作中。
环保部新闻发言人陶德田表示,新标准的实施将提高火电行业环保准入门槛,推动火电行业排放强度降低并减少污染物排放,加快转变火电行业发展方式和优化产业结构,促进电力工业可持续和健康发展。
       据测算,新标准的实施在大幅削减污染物排放的同时,还将带动相关的环保技术和产业市场的发展,形成脱硝、脱硫和除尘等环保治理和设备制造行业约2600亿元的市场规模。陶德田表示,发电企业增加的达标成本可以通过电价优惠政策得到一定的补偿。
     “该政策被称为治污‘最严’的产业政策,预示着企业的治污成本将因此快速增加,其中脱硫、脱硝、脱汞装置的安装和技术改造、运营成本增幅明显。‘最严’大气治污政策出台不仅影响产业层面,还将给市场层面带来价格波动,部分企业可能通过提高产品价格进行成本转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大气质量将有较大程度的改善。”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
    “其实,对于火电行业的排放约束早就开始了。2012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就对火电厂的污染物排放限值进行了从严修订,大幅收紧了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的排放限值。”天津的一位电厂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其中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等排放限值接近或达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要求。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则认为,不能将空气污染大部分责任归咎于火电排污,更严重的问题可能来自散烧煤:“火电用煤占全国用煤量的一半,但排放只有1/4到1/5。”


       被“冤枉”的火电?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燃煤排放和燃煤电厂不能简单混为一谈。电力燃煤只占燃煤总量的55%。火电厂污染物经处理达标后,经过电厂的烟囱排放至高空,对地面的污染已经很小了。工业和电力是空气中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主要来源,我国出现的大范围雾霾天气也的确与火电有一定关系。但火电行业被视为“污染大户”,在某种程度上则显得有些“冤枉”。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在今年两会期间曾表示,我国每年原煤消耗大概是40亿吨,其中50%用来发电。火力发电企业对空气质量的改善承担着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也已经执行了比较严格的环保排放标准。他透露,我国火力发电厂已经执行的环保标准,严格到相当于欧盟的排放标准,高于美国的排放标准。而且,今后还将执行更高更严格的标准。
陆启洲表示,不要忽视其他方面消耗的“另外20亿吨原煤”。烧煤的“大户”,除了电力,还有钢铁、建材、冶金等行业。
       据了解,上述3个行业的烟尘排放标准远远低于火力发电行业。
     “为什么冬季会频发雾霾天气,与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有关系。”陆启洲坦言,我们不要仅仅看到生产方式对空气污染的影响,还要看到城市中的汽车尾气以及农村千家万户分散式取暖等生活方式的影响。冬季,广大农村居民的取暖方式不是集中取暖而是传统的“小炉子”,没有任何环保设施。
       据陆启洲调研,一个采暖季3~4个月,一个家庭平均烧5~6吨煤。这么多煤,千家万户,在一个采暖季集中排放,尤其是在人口密度大、气象条件比较差的华北平原地区,对雾霾天气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
    “相比排污标准已经很高的火电企业,真正需要监管的是小锅炉、棚户区家用燃煤等散烧煤。毕竟散烧煤的污染直接排入空气中,未经任何污染物控制处理,这会造成更大危害。”一位电厂负责人也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环保改造VS成本压力
       最新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使火电企业开始了新一轮“环保赛跑”。电煤价格高企的寒冬刚刚过去,昂贵的环保改造成本又让火电企业感到了巨大压力。
       近日,火电企业相继公布2013年一季度业绩。从已公布的数据看,火电一改前几年接连亏损的境遇,出现了较高的利润增长。国电电力4月11日发布2013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22亿元,同比增长384.34%。
       较高的利润增长,使火电厂生产经营部门的压力骤减。但对于安全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说,压力却与日俱增。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年多以前电厂普遍反映的问题是煤价上涨太快,以致企业亏损严重,而目前的焦点则是环保改造带来的压力。
       按照“十二五”火电环保改造要求,2014年7月1日前,现役电厂要进行全方位的环保技术改造。中电联相关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火电行业需要完成除尘提效改造容量约5亿千瓦、脱硫提效改造容量约3亿千瓦、脱硝改造容量约6亿千瓦。一位沿海地区的电厂负责人告诉记者,电厂环保压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工期紧张,二是资金不足。
       目前,全国燃煤机组执行0.8分/千瓦时的脱硝电价补贴。上述负责人称,这一电价补贴还无法覆盖投入成本,其脱硝改造的成本在1.2分/千瓦时左右,比现行脱硝电价补贴高出20%~50%。目前该厂的环保改造投入额超过7亿元,占到投资总额的10%左右。
       目前,离强制执行标准时限只剩一年多时间了。如果不能如期完成环保改造,代价可能相当沉重。
    “这是政治任务,不计代价必须完成。”一位电厂人士表示,“十一五”刚刚完成大规模脱硫,“十二五”又要开始脱硝,将来还有可能要脱汞,电企承担了相当大的改造压力。
    “环保改造的大方向没错,但应在考虑企业的实际承受能力的基础上,制定合理的价格补偿机制。”姜克隽表示,在新政面前,火电企业希望完善配套补贴政策,使政策与企业的承受能力达到平衡,这样环保改造的动力才有保证,企业才更有积极性。

大云网官方微信售电那点事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要收藏
个赞

相关新闻